当前位置:首页  »  强暴性虐  »  好攝之屠遊戲小張篇

好攝之屠遊戲小張篇

添加:2018-03-15来源:网络人气:加载中

(一)遊戲初始在這繁華的都市街道上,半夜四點在市中心夜店門口道路旁邊,有人還在路旁抽菸聊天,也有妹子喝到在路邊吐,突然一輛車疾駛停下來,車上走下四個黑衣壯漢圍著一個帶著兩個妹的男人,那個男子身邊的人一看苗頭不對,一群人跑個精光只剩下那個男的被圍在中間,頓時那個男的從酷酷的面無表情馬上轉換臉面變成哈腰鞠躬的笑臉,跟面前的壯漢賠不是。

剛好出來要上車的智爺、雞爺跟猛男停下來看了一下,猛男發現智爺兩眼一亮,就知道智爺又找到新玩具了,跟著智爺最久的猛男家是道上出來混的,當初跟智爺是不打不相識,也因此發現智爺的世界比自己的世界豐富有趣了許多,不然自己在道上也是可以被人喊出名字的,怎麼會心甘情願地靠近智爺,猛男思緒被拉回眼前,果然智爺出面幫這個男的小張還了債,還讓小張加入他們的好攝之屠攝影團體。「智爺,真不知道你收這條狗回來幹嘛」,在車上雞爺不屑的說了一句。「雞爺,你老人癡呆了喔,老大哪一次決定是錯的」,猛男簡單的回答著。

雞爺笑了一下不回話,確實智爺是他們當中最聰明的,從以前遇到的事情來看,智爺的決定在兄弟中來看對兄弟們來說是最好的;只有智爺心裡清楚接下來會發生什麼,猛男不愧是在我身邊最久的,能猜到有事但是也猜不到是甚麼事吧;這時猛男確實心理還在假設智爺的下一步,畢竟雖不如智爺也要能夠跟智爺同步思考問題,三個人腦中各自思考著,也可以看出這個團體其實是表面和諧。三個月後在智爺的接待會所內。「小張,你欠我的錢怎麼辦呀!?」一股不悅的聲音響起在室內。

躺在沙發上的陳少抬頭看了看,像在等著看好戲的觀眾,一雙賊眼在等待下一場高潮。懶骨頭上的雞爺繼續玩著手機像是根本沒人說話一樣,反正事不關己己莫關心。

綽號公車的猛男在吧檯喝著啤酒,嘴裡酸酸地說:「多少人借錢的時候要多可憐就有多可憐,要還錢就跟死狗一樣,是不是要智爺跪著求你才說清楚怎麼還呀」。

只見小張滿臉笑容當作聽不到任何酸語的跟智爺鞠躬賠罪的說著:「智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狀況,錢都被死老頭子停了,我有錢一定盡快還你好嗎,我們是好朋友多寬限幾天也是挺兄弟呀」。

猛男又說:「TMD跟條哈巴狗一樣」。

房間裡五個人其實都沒到30歲,只是興趣相同湊在一塊,裡面小張在三個月前是最後加入的,滿臉的猥瑣痞樣居然是居然是上市紡織大廠的總裁公子,人只要待對肚子出來,就算是狗屎也是金光閃閃的狗屎,油嘴滑舌又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樣雖然讓人作噁,但是在公司職員前裝出一副居高臨下的太子爺模樣就很對味了,猛男心裡好奇的是當初只見過一面的智爺怎麼選擇這小子。

雖然這個好攝之屠社團的宗旨就是要搞事,三個月了還是想不透智爺當初選擇小張入社團的原因,三個月來接觸了小張三次才了解原來又是一個敗家子,家裡還算有錢又是獨子,小張媽媽是出名的寵男孩,所以這小子作威作福慣了,不過當時只見過一面的智爺卻馬上選擇小張,小張就是他們常耍著玩的有錢又沒屁用的廢物大少爺沒錯,對於智爺這種第六感也準的太可怕了吧。

猛男思緒還在奔騰被拉回現實,

智爺對小張說:「你不請我們去你家玩」。

小張顧左右而言他把話題要移開卻被智爺攔住,這麼說外面傳言你要被你老頭趕出家門是真的,看來前還是先討比較穩當,被智爺討過債的人都會有心理陰影,因為智爺不把人當人,欠他錢沒還的都是畜牲,人類對於畜牲更是需要除惡務盡,上次在小張眼前把一個欠債的阿國活活玩到失去意識後就丟給人販子賣去外國當作器官移植種豬,智爺有門路讓錢還不出來的人繼續生錢,畢竟身上的器官還是值錢的,只要有暴利的事情就會有人經營,智爺就是這樣被教育大的,情義這種騙三歲小孩的東西是沒有意義的,只有絕對的權力才是真的,只有掌握生殺大權的主宰才是說一不二真正的男人。

小張看過智爺說翻臉就翻臉的一幕,為了讓自己不變成受害者,只能向智爺證明自己還有能力還起錢,雖然現在被老頭子趕出門反省,暫時還是賴著住在姊夫家,反正也是豪宅,畢竟要讓自己保持光鮮亮麗的一面,外面那堆蠢蛋還是會巴著自己來諂媚,更何況老頭子也只有自己一個兒子,到時候還不是只有我是老頭子遺產主人,趁姊姊、姊夫兩個人都不再的時候帶智爺回去就好,心裡想好後就說沒問題,跟智爺說想甚麼時候去都沒問題,反正這關先過了再說。

小張心裡如意算盤是對於跟智爺這群人風聲一傳開,以前來討債的都客氣許多,在外面報猛男的名字也很吃得開,對於小張來說是更加風光了,上次酒駕被攔也是陳少幫他擺平的,從沒像現在一樣感覺底氣這麼足,又怎麼能得罪這些爺呢,在他們面前孬一點又怎麼樣,在外面可是走路都有風。

只有一直默默寡言的陳少一直靜靜地盯著每一個人,表情一會像滑稽的頑童,一會又像僵屍死死的盯著眼前不動讓人摸不透他的情緒,其他人知道不要問陳少的想法,反正有任何決定陳少都是支持幫忙的,尤其是陳少父親的地下總理身分,很多達官顯貴都需要賣陳少父親面子,讓很多事都變成有關係就沒事,對於陳少唯一禁忌的是討論自己,智爺、雞爺跟猛男都知道大家有利益就好,每個人禁忌都避開不去碰,只有白目的小張還故意去找陳少搭話,小張還說為了感謝陳少拔刀相助要好好請陳少吃一頓,東拉西扯地說了一堆話,擺明就是要拉近跟陳少關係,只見陳少罕見的對小張說了一聲好,結束他們的對話。(二)強姦遊戲

小張一直刻意與陳少接近,其實是因為欠智爺錢還沒還,對於債主當然是有多遠躲多遠,而雞爺跟本是沒給他好臉色看,幹嘛要去碰一鼻子灰,猛男滿臉橫肉的肌肉男只能當保鑣,要能跟著出場的當然只剩下白淨斯文的陳少,更何況當陳少一通電話就解決攔他酒駕的鴿子,更是佩服的不得了,跟這種有辦法的人做兄弟以後好處多著,又怎麼會放過這種好機會。

陳少不多話更是讓小張喜歡,沒事就約陳少出來玩,為了抓住陳少是使出看家本領把自己最強項夜店女性朋友全都介紹給陳少認識,可是冷漠的陳少光顧著喝酒並不太搭理旁邊的女孩們,只有小張不斷的暖場讓氣氛還是很嗨,這時候一個女的拿著酒杯過來插進來陳少與身邊的女生中間,坐在陳少的右手邊。

這個女生最大賣點是一對大胸部,黯淡燈光下看起來女生面孔都是差不了太多,能分辨他們的只有身材、衣服跟配件,小奈全身無袖深藍色連衣短裙,只有右邊單肩帶將衣服襯托起,低胸的左邊露出渾圓飽滿的北半球,兩球中間深深的事業線配合著白肌顯得特別突出,短到隨時都能走光的短裙更引人無限遐思,右半邊衣服上點綴的亮片裝飾讓閃爍的燈光投射時能夠反射吸引旁人目光,一頭過肩的直髮,珍珠的項鍊旁明顯的鎖骨痕顯示有著大胸卻不會太過肥胖的身軀,對於陳少看到小奈的第一眼已經給了A+的評分。

小奈很熟練的拿起陳少的酒杯與陳少喝起酒,滿不在乎的用胸部倚靠在陳少右手,利用音樂吵嘈的原因陪著陳少貼耳介紹著自己且曖昧著說著話,陳少觀察小奈剛坐下來黑色的安全褲就因為短裙太短遮不住露出來也不在意,只是顧著拉著陳少曖昧講話,說話的時候專注的方向是往著小張的方向看去,小奈還故意拿出陳少的手機把自己聯絡方式輸入進去,小張還是一臉輕鬆的跟身旁兩個妹子有說有笑,陳少心理大概明白小奈跟小張有關係,要故意用自己來氣小張,結果小張根本不在意。

陳少把身邊的女生都請離開只留下小奈,陪小奈先喝了幾杯以後,還故意讓小張跟留下來的三個女生都喝一大杯,小張的鹹豬手明顯在身旁兩個女生身上亂竄,看到小奈注意到了小張誇張的行徑,賭悶氣的小奈又多喝了幾杯,這時候陳少已經大概知道小奈的背景,平常就是一個網紅經營自己的網路平台,有一堆喜歡她身材的死忠粉絲會在平台送東西,當初小張積極追求下才答應見面,小張撩妹的技巧、有錢的身家及長得還可以的外貌讓小奈覺得可以接受,才開始與小張的戀情。

正如小奈戀愛的開始是因為心動,小張戀愛的開始也是新洞,跟小張上了幾次床後發現小張跟以前不一樣了,這是很多女生共同的疑問,可是有太多答案了,因為認識久了彼此太熟悉,壞習慣曝光在眼前等,其實對於陳少來說就是因為新洞已經不新了,就是這麼簡單的答案,對於喝的有點大舌頭的小奈,陳少不會有太多憐惜,因為小奈當初不圖小張的好處會在一起嘛?既然貪圖別人好處就是利益的分贓不均的問題有什麼好說的。

只是現在的陳少想到一個好玩的遊戲,在小奈耳朵邊教導著小奈接下來該怎麼做,順勢示意要小張身邊兩個女生離開,讓小奈坐到小張身邊,小奈還不適應的跟小張提出強姦遊戲,果然喝多了的小張馬上有反應,小張跟小奈兩個人就有說有笑了起來,小奈中間還舉酒與陳少喝了一下,謝謝陳少給了她一個好建議。

陳少心裡暗笑著,原本是要耍小張才跟小張提到可以對女生玩強姦遊戲增加生活情趣,把女生綁起來後戴上眼罩會讓感官更刺激,這時候做愛的感官刺激度絕對比你平常的性愛更讓你欲罷不能,說的小張已經想要躍躍欲試,今天就是要讓小張來體驗這種遊戲快感,小張沒想到小奈居然來了還故意氣他所以依偎在陳少身邊,對於陳少不敢得罪又不想幹譙小奈弄壞氣氛,所以當作不在意,原本想小奈在今天這兩個妹子是沒機會吃到手了,結果小奈居然怯生生的主動提出強姦自己而不是抱怨跟其他女人調情,小張真是覺得賺到了,對於陳少把小奈教育的這麼好,覺得陳少真是好哥們。

載著喝多了的小張跟小奈到旅館去休息,拿著小張的證件登記候特別幫他們選了一間監獄主題特色包廂讓他們去休息,扶著兩個人進去房間後陳少退了出來走去公共陽台抽根菸後再回到房間,果然兩個人已經按奈不住慾火幹了起來,監獄主題套間裡面除了有監獄欄杆以外,更有一個特色是靠門邊浴室落地玻璃是單向鏡,能從裡面看出去房間而房間內只能把落地玻璃牆當作鏡子使用,這邊陳少看兩個人做愛可是清清楚楚。

住宿房卡有兩張的基本都不知道,看來這兩個活寶真是有性愛就不顧一切了,小奈的連身短裙上身的衣服被下褪到腰際,而下半身的短裙被上推到腰部,整件衣服已經變成束腰,上半身兩個大奶因為身體彎腰前傾無法抗拒地心引力隨著小張從背後抽插而前後晃動著,不斷晃動的大奶看來不是用現在熱門的海綿胸貼墊營造出來的假象,以大小來看應該E罩杯以上跑不掉了,加上胸部型狀隨前後晃動會改變,恭喜小張座騎小奈的胸部是真的。

在看到小奈站著手扶著監獄鐵欄杆被小張從後面老漢推車的幹著,陳少悴了一口痰到馬桶,一臉不屑的看著連清洗身體乾淨再性愛的基本遊戲規則都不懂,這時候小張把小奈的左腳抬起,自己右腳踏在旁邊沙發上,讓小奈有點側身的被插著,看到小奈的乳頭跟乳暈是帶點肉色的粉紅,雖然有著E罩杯的大奶,不過乳頭跟乳暈偏大太搶戲了,陳少還是喜歡比例精緻些,要是乳暈直徑在小1公分應該會更棒。

小奈嘴裡順著抽插的節奏不斷呻吟,陳少在享受著小奈的聲音,看來小奈是真的有感覺,對於女生假高潮淫叫是很刺耳的,所以陳少很討厭看A片,裡面除了現場收音大都是後製配音,偏偏配音的又不敬業只會幾種模式呻吟,不帶感情又不配合呼吸節奏就像噪音一樣讓人討厭,這時候小奈突然停了一下,陳少看到是小張又換了一種姿勢,小張自己躺在地毯上,讓小奈跨坐在上面用女上男下的姿勢做愛。

看小奈將小張兩條腿弓起來方便自己兩隻手能扶著當作支撐點,兩條腿是蹲著讓小穴能夠完全吞下小張的肉棒,陳少也挺愛這種姿勢,因為男生省力以外,女生可以自己控制速度,加上女生體重的關係往下時候陰莖能夠完全插入,下來到底時碰觸陰蒂也會讓女生也特別有感覺,陰壁的摩擦之餘,還能夠刺激到G點,男女的很能盡興,看小奈不是整個人跪下而是用蹲的,還用調整小張的腳讓自己體位更正及有手臂施力點,看來小奈也是識途老馬。

這個女上位姿勢之下,小奈的臉色也變猙擰了,這個作愛姿勢對於陳少來說是看得更清楚了,因為鐵欄杆裝飾是靠著牆壁角落設置的,原先老漢推車基本是算是背對門口,能看到的只有做愛的側面,現在換成女上位時轉了過來變成正對,才能剛好看到整個小奈正面,水滴型有點外擴的胸部驗證了剛剛的真胸推測,兩腿開開也把整個下面展現在陳少面前,濃密的陰毛代表小奈還是不上道,女生修剪自己的恥毛對於享用者是有禮貌的行為,不然為什麼有名的AV女優的恥毛都修剪得整整齊齊的。

這個女上位姿勢下果然小張支持不了多久就繳械了,小奈不放過的在小張棄械投降後還沒軟掉前,繼續多套弄了30秒才停下來擁抱著小張,陳少此時看完表演默默退出房間,陳少笑了,因為陳少知道小奈一定有被高人調教過性愛技巧,能夠征服旗鼓相當的對手是很過癮的一件事,至於原本要回去拿進門桌上的打火機還是一樣遺留在那邊沒帶走,因為以小奈的注意力一定會發現這個打火機上的標記是陳少的。

為什麼敢大膽自己用房卡開門進去房間,一來是故意遺留下來的打火機,二來本來就是為了求刺激的本性驅使,人生就是要不斷追逐危險證明自己活著,更何況陳少根本不把小張放在眼中才是真正原因吧。

(一)遊戲初始在這繁華的都市街道上,半夜四點在市中心夜店門口道路旁邊,有人還在路旁抽菸聊天,也有妹子喝到在路邊吐,突然一輛車疾駛停下來,車上走下四個黑衣壯漢圍著一個帶著兩個妹的男人,那個男子身邊的人一看苗頭不對,一群人跑個精光只剩下那個男的被圍在中間,頓時那個男的從酷酷的面無表情馬上轉換臉面變成哈腰鞠躬的笑臉,跟面前的壯漢賠不是。

剛好出來要上車的智爺、雞爺跟猛男停下來看了一下,猛男發現智爺兩眼一亮,就知道智爺又找到新玩具了,跟著智爺最久的猛男家是道上出來混的,當初跟智爺是不打不相識,也因此發現智爺的世界比自己的世界豐富有趣了許多,不然自己在道上也是可以被人喊出名字的,怎麼會心甘情願地靠近智爺,猛男思緒被拉回眼前,果然智爺出面幫這個男的小張還了債,還讓小張加入他們的好攝之屠攝影團體。「智爺,真不知道你收這條狗回來幹嘛」,在車上雞爺不屑的說了一句。「雞爺,你老人癡呆了喔,老大哪一次決定是錯的」,猛男簡單的回答著。

雞爺笑了一下不回話,確實智爺是他們當中最聰明的,從以前遇到的事情來看,智爺的決定在兄弟中來看對兄弟們來說是最好的;只有智爺心裡清楚接下來會發生什麼,猛男不愧是在我身邊最久的,能猜到有事但是也猜不到是甚麼事吧;這時猛男確實心理還在假設智爺的下一步,畢竟雖不如智爺也要能夠跟智爺同步思考問題,三個人腦中各自思考著,也可以看出這個團體其實是表面和諧。三個月後在智爺的接待會所內。「小張,你欠我的錢怎麼辦呀!?」一股不悅的聲音響起在室內。

躺在沙發上的陳少抬頭看了看,像在等著看好戲的觀眾,一雙賊眼在等待下一場高潮。懶骨頭上的雞爺繼續玩著手機像是根本沒人說話一樣,反正事不關己己莫關心。

綽號公車的猛男在吧檯喝著啤酒,嘴裡酸酸地說:「多少人借錢的時候要多可憐就有多可憐,要還錢就跟死狗一樣,是不是要智爺跪著求你才說清楚怎麼還呀」。

只見小張滿臉笑容當作聽不到任何酸語的跟智爺鞠躬賠罪的說著:「智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狀況,錢都被死老頭子停了,我有錢一定盡快還你好嗎,我們是好朋友多寬限幾天也是挺兄弟呀」。

猛男又說:「TMD跟條哈巴狗一樣」。

房間裡五個人其實都沒到30歲,只是興趣相同湊在一塊,裡面小張在三個月前是最後加入的,滿臉的猥瑣痞樣居然是居然是上市紡織大廠的總裁公子,人只要待對肚子出來,就算是狗屎也是金光閃閃的狗屎,油嘴滑舌又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樣雖然讓人作噁,但是在公司職員前裝出一副居高臨下的太子爺模樣就很對味了,猛男心裡好奇的是當初只見過一面的智爺怎麼選擇這小子。

雖然這個好攝之屠社團的宗旨就是要搞事,三個月了還是想不透智爺當初選擇小張入社團的原因,三個月來接觸了小張三次才了解原來又是一個敗家子,家裡還算有錢又是獨子,小張媽媽是出名的寵男孩,所以這小子作威作福慣了,不過當時只見過一面的智爺卻馬上選擇小張,小張就是他們常耍著玩的有錢又沒屁用的廢物大少爺沒錯,對於智爺這種第六感也準的太可怕了吧。

猛男思緒還在奔騰被拉回現實,

智爺對小張說:「你不請我們去你家玩」。

小張顧左右而言他把話題要移開卻被智爺攔住,這麼說外面傳言你要被你老頭趕出家門是真的,看來前還是先討比較穩當,被智爺討過債的人都會有心理陰影,因為智爺不把人當人,欠他錢沒還的都是畜牲,人類對於畜牲更是需要除惡務盡,上次在小張眼前把一個欠債的阿國活活玩到失去意識後就丟給人販子賣去外國當作器官移植種豬,智爺有門路讓錢還不出來的人繼續生錢,畢竟身上的器官還是值錢的,只要有暴利的事情就會有人經營,智爺就是這樣被教育大的,情義這種騙三歲小孩的東西是沒有意義的,只有絕對的權力才是真的,只有掌握生殺大權的主宰才是說一不二真正的男人。

小張看過智爺說翻臉就翻臉的一幕,為了讓自己不變成受害者,只能向智爺證明自己還有能力還起錢,雖然現在被老頭子趕出門反省,暫時還是賴著住在姊夫家,反正也是豪宅,畢竟要讓自己保持光鮮亮麗的一面,外面那堆蠢蛋還是會巴著自己來諂媚,更何況老頭子也只有自己一個兒子,到時候還不是只有我是老頭子遺產主人,趁姊姊、姊夫兩個人都不再的時候帶智爺回去就好,心裡想好後就說沒問題,跟智爺說想甚麼時候去都沒問題,反正這關先過了再說。

小張心裡如意算盤是對於跟智爺這群人風聲一傳開,以前來討債的都客氣許多,在外面報猛男的名字也很吃得開,對於小張來說是更加風光了,上次酒駕被攔也是陳少幫他擺平的,從沒像現在一樣感覺底氣這麼足,又怎麼能得罪這些爺呢,在他們面前孬一點又怎麼樣,在外面可是走路都有風。

只有一直默默寡言的陳少一直靜靜地盯著每一個人,表情一會像滑稽的頑童,一會又像僵屍死死的盯著眼前不動讓人摸不透他的情緒,其他人知道不要問陳少的想法,反正有任何決定陳少都是支持幫忙的,尤其是陳少父親的地下總理身分,很多達官顯貴都需要賣陳少父親面子,讓很多事都變成有關係就沒事,對於陳少唯一禁忌的是討論自己,智爺、雞爺跟猛男都知道大家有利益就好,每個人禁忌都避開不去碰,只有白目的小張還故意去找陳少搭話,小張還說為了感謝陳少拔刀相助要好好請陳少吃一頓,東拉西扯地說了一堆話,擺明就是要拉近跟陳少關係,只見陳少罕見的對小張說了一聲好,結束他們的對話。(二)強姦遊戲

小張一直刻意與陳少接近,其實是因為欠智爺錢還沒還,對於債主當然是有多遠躲多遠,而雞爺跟本是沒給他好臉色看,幹嘛要去碰一鼻子灰,猛男滿臉橫肉的肌肉男只能當保鑣,要能跟著出場的當然只剩下白淨斯文的陳少,更何況當陳少一通電話就解決攔他酒駕的鴿子,更是佩服的不得了,跟這種有辦法的人做兄弟以後好處多著,又怎麼會放過這種好機會。

陳少不多話更是讓小張喜歡,沒事就約陳少出來玩,為了抓住陳少是使出看家本領把自己最強項夜店女性朋友全都介紹給陳少認識,可是冷漠的陳少光顧著喝酒並不太搭理旁邊的女孩們,只有小張不斷的暖場讓氣氛還是很嗨,這時候一個女的拿著酒杯過來插進來陳少與身邊的女生中間,坐在陳少的右手邊。

這個女生最大賣點是一對大胸部,黯淡燈光下看起來女生面孔都是差不了太多,能分辨他們的只有身材、衣服跟配件,小奈全身無袖深藍色連衣短裙,只有右邊單肩帶將衣服襯托起,低胸的左邊露出渾圓飽滿的北半球,兩球中間深深的事業線配合著白肌顯得特別突出,短到隨時都能走光的短裙更引人無限遐思,右半邊衣服上點綴的亮片裝飾讓閃爍的燈光投射時能夠反射吸引旁人目光,一頭過肩的直髮,珍珠的項鍊旁明顯的鎖骨痕顯示有著大胸卻不會太過肥胖的身軀,對於陳少看到小奈的第一眼已經給了A+的評分。

小奈很熟練的拿起陳少的酒杯與陳少喝起酒,滿不在乎的用胸部倚靠在陳少右手,利用音樂吵嘈的原因陪著陳少貼耳介紹著自己且曖昧著說著話,陳少觀察小奈剛坐下來黑色的安全褲就因為短裙太短遮不住露出來也不在意,只是顧著拉著陳少曖昧講話,說話的時候專注的方向是往著小張的方向看去,小奈還故意拿出陳少的手機把自己聯絡方式輸入進去,小張還是一臉輕鬆的跟身旁兩個妹子有說有笑,陳少心理大概明白小奈跟小張有關係,要故意用自己來氣小張,結果小張根本不在意。

陳少把身邊的女生都請離開只留下小奈,陪小奈先喝了幾杯以後,還故意讓小張跟留下來的三個女生都喝一大杯,小張的鹹豬手明顯在身旁兩個女生身上亂竄,看到小奈注意到了小張誇張的行徑,賭悶氣的小奈又多喝了幾杯,這時候陳少已經大概知道小奈的背景,平常就是一個網紅經營自己的網路平台,有一堆喜歡她身材的死忠粉絲會在平台送東西,當初小張積極追求下才答應見面,小張撩妹的技巧、有錢的身家及長得還可以的外貌讓小奈覺得可以接受,才開始與小張的戀情。

正如小奈戀愛的開始是因為心動,小張戀愛的開始也是新洞,跟小張上了幾次床後發現小張跟以前不一樣了,這是很多女生共同的疑問,可是有太多答案了,因為認識久了彼此太熟悉,壞習慣曝光在眼前等,其實對於陳少來說就是因為新洞已經不新了,就是這麼簡單的答案,對於喝的有點大舌頭的小奈,陳少不會有太多憐惜,因為小奈當初不圖小張的好處會在一起嘛?既然貪圖別人好處就是利益的分贓不均的問題有什麼好說的。

只是現在的陳少想到一個好玩的遊戲,在小奈耳朵邊教導著小奈接下來該怎麼做,順勢示意要小張身邊兩個女生離開,讓小奈坐到小張身邊,小奈還不適應的跟小張提出強姦遊戲,果然喝多了的小張馬上有反應,小張跟小奈兩個人就有說有笑了起來,小奈中間還舉酒與陳少喝了一下,謝謝陳少給了她一個好建議。

陳少心裡暗笑著,原本是要耍小張才跟小張提到可以對女生玩強姦遊戲增加生活情趣,把女生綁起來後戴上眼罩會讓感官更刺激,這時候做愛的感官刺激度絕對比你平常的性愛更讓你欲罷不能,說的小張已經想要躍躍欲試,今天就是要讓小張來體驗這種遊戲快感,小張沒想到小奈居然來了還故意氣他所以依偎在陳少身邊,對於陳少不敢得罪又不想幹譙小奈弄壞氣氛,所以當作不在意,原本想小奈在今天這兩個妹子是沒機會吃到手了,結果小奈居然怯生生的主動提出強姦自己而不是抱怨跟其他女人調情,小張真是覺得賺到了,對於陳少把小奈教育的這麼好,覺得陳少真是好哥們。

載著喝多了的小張跟小奈到旅館去休息,拿著小張的證件登記候特別幫他們選了一間監獄主題特色包廂讓他們去休息,扶著兩個人進去房間後陳少退了出來走去公共陽台抽根菸後再回到房間,果然兩個人已經按奈不住慾火幹了起來,監獄主題套間裡面除了有監獄欄杆以外,更有一個特色是靠門邊浴室落地玻璃是單向鏡,能從裡面看出去房間而房間內只能把落地玻璃牆當作鏡子使用,這邊陳少看兩個人做愛可是清清楚楚。

住宿房卡有兩張的基本都不知道,看來這兩個活寶真是有性愛就不顧一切了,小奈的連身短裙上身的衣服被下褪到腰際,而下半身的短裙被上推到腰部,整件衣服已經變成束腰,上半身兩個大奶因為身體彎腰前傾無法抗拒地心引力隨著小張從背後抽插而前後晃動著,不斷晃動的大奶看來不是用現在熱門的海綿胸貼墊營造出來的假象,以大小來看應該E罩杯以上跑不掉了,加上胸部型狀隨前後晃動會改變,恭喜小張座騎小奈的胸部是真的。

在看到小奈站著手扶著監獄鐵欄杆被小張從後面老漢推車的幹著,陳少悴了一口痰到馬桶,一臉不屑的看著連清洗身體乾淨再性愛的基本遊戲規則都不懂,這時候小張把小奈的左腳抬起,自己右腳踏在旁邊沙發上,讓小奈有點側身的被插著,看到小奈的乳頭跟乳暈是帶點肉色的粉紅,雖然有著E罩杯的大奶,不過乳頭跟乳暈偏大太搶戲了,陳少還是喜歡比例精緻些,要是乳暈直徑在小1公分應該會更棒。

小奈嘴裡順著抽插的節奏不斷呻吟,陳少在享受著小奈的聲音,看來小奈是真的有感覺,對於女生假高潮淫叫是很刺耳的,所以陳少很討厭看A片,裡面除了現場收音大都是後製配音,偏偏配音的又不敬業只會幾種模式呻吟,不帶感情又不配合呼吸節奏就像噪音一樣讓人討厭,這時候小奈突然停了一下,陳少看到是小張又換了一種姿勢,小張自己躺在地毯上,讓小奈跨坐在上面用女上男下的姿勢做愛。

看小奈將小張兩條腿弓起來方便自己兩隻手能扶著當作支撐點,兩條腿是蹲著讓小穴能夠完全吞下小張的肉棒,陳少也挺愛這種姿勢,因為男生省力以外,女生可以自己控制速度,加上女生體重的關係往下時候陰莖能夠完全插入,下來到底時碰觸陰蒂也會讓女生也特別有感覺,陰壁的摩擦之餘,還能夠刺激到G點,男女的很能盡興,看小奈不是整個人跪下而是用蹲的,還用調整小張的腳讓自己體位更正及有手臂施力點,看來小奈也是識途老馬。

這個女上位姿勢之下,小奈的臉色也變猙擰了,這個作愛姿勢對於陳少來說是看得更清楚了,因為鐵欄杆裝飾是靠著牆壁角落設置的,原先老漢推車基本是算是背對門口,能看到的只有做愛的側面,現在換成女上位時轉了過來變成正對,才能剛好看到整個小奈正面,水滴型有點外擴的胸部驗證了剛剛的真胸推測,兩腿開開也把整個下面展現在陳少面前,濃密的陰毛代表小奈還是不上道,女生修剪自己的恥毛對於享用者是有禮貌的行為,不然為什麼有名的AV女優的恥毛都修剪得整整齊齊的。

這個女上位姿勢下果然小張支持不了多久就繳械了,小奈不放過的在小張棄械投降後還沒軟掉前,繼續多套弄了30秒才停下來擁抱著小張,陳少此時看完表演默默退出房間,陳少笑了,因為陳少知道小奈一定有被高人調教過性愛技巧,能夠征服旗鼓相當的對手是很過癮的一件事,至於原本要回去拿進門桌上的打火機還是一樣遺留在那邊沒帶走,因為以小奈的注意力一定會發現這個打火機上的標記是陳少的。

為什麼敢大膽自己用房卡開門進去房間,一來是故意遺留下來的打火機,二來本來就是為了求刺激的本性驅使,人生就是要不斷追逐危險證明自己活著,更何況陳少根本不把小張放在眼中才是真正原因吧。